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离婚女人的奋斗史》离婚女人的奋斗史小说 现代言情风格小说 离婚女人的奋斗史kuso

更新时间:2020-02-11 08:26:14

《离婚女人的奋斗史》离婚女人的奋斗史小说 现代言情风格小说 离婚女人的奋斗史kuso 连载中

《离婚女人的奋斗史》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沈絮晚 分类:现代言情主角:魏衍,许星

《离婚女人的奋斗史》是沈絮晚所编写的一本现代言情故事,内容扣人心弦,文笔成熟稳重,值得一看。《离婚女人的奋斗史》主要章节节选 两个人都在气头上,这一架在所难免。柏阳也很生气,自己当亲弟弟一般对待的人,就为了那么一个女人误解他,疏远他。“你又好到哪里去?要不是为了许月那个女人的孩子,你会主动我?还特意这么巴巴的亲自跑来,忙前忙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两个人都在气头上,这一架在所难免。

柏阳也很生气,自己当亲弟弟一般对待的人,就为了那么一个女人误解他,疏远他。

“你又好到哪里去?要不是为了许月那个女人的孩子,你会主动我?还特意这么巴巴的亲自跑来,忙前忙后的,你们要没点什么,我跟你信。就因为我说了那个女人几句,就要和我绝交?我呸!”

……

两人大男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你一拳,我一拳,边吵边打。就这样又吵又打了大半宿,最后两个人都累了,就各自爬上床去睡了。

所以说,男人有时候幼稚起来,真的是不分年龄的。

……

许月第二天一大早就带着许星去了医院,然后又开始忙前忙后的,根本没心思去关心柏阳。当然,她也不知道柏阳和魏衍之打架的事情,她又起得早,她想着柏阳应该是要多睡一会儿的,自然就没去打扰他。

快到中午的时候,许月才见到魏衍之。

魏衍之戴着个口罩,只露出了眼睛和额头,但是额头上还是能看到好出处伤痕。

“魏医生,你怎么了?”

毕竟魏衍之是许星的主治医生,也帮了他们不少忙,所以许月自然是要关心一下的。

魏衍之轻咳了一声,有些咬牙切齿的道:“没什么,昨晚回家不小心摔了一跤,然后刚好碰上某个酒鬼,没法讲道理,被迫打了一架。”

“哦,那你多注意一些。”

“好的。”

魏衍之对许月倒是没有多大的意见,主要还是怀壁其罪,最大的症结在柏阳身上。所以,他还不至于幼稚到将气撒到许月身上。

……

到了吃午饭的时间,许月才给柏阳打了一通电话。

柏阳一个上午都没出现,许月以为他是回公司那边的。原本她还有点遗憾,都没能去送送柏阳。毕竟柏阳这趟过来,为了她的事情忙前忙后的,她这要是没点表现,也太失礼了。

柏阳其实早就醒了,只是看着脸上的伤痕,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

魏衍之那个家伙也真是的,怎么就净挑脸上打呢?这样他怎么出门?

接到许月的电话,他还有些紧张,连电话都不敢接。但随即想许月根本看不到他,心里暗骂了自己一句傻,才按下了接听键。

“柏总,你回去了吗?”

“没有。昨晚睡得有点晚,今天起晚了。”

“是我爸爸打扰到你了吧?不好意思。”

许月以为是昨晚许自立和柏阳喝了太多的茶,所以才导致柏阳睡眠不好。

“不是,和伯父没关系,是我自己的原因。”

“那你吃午饭了吗?”

“我点了外卖。”

柏阳撒了个谎,就担心许月会叫他出去吃饭。

“哦,那行。不如你吃了午饭再休息一下?”

“好。”

……

柏阳匆匆挂了电话,主要是此的他有些难为情,他不想让许月看到。

直到下午三点多,许星又打完了这一天的点滴,柏阳还是没有露面。

中午的那一通电话,柏阳也没说他什么时候回去。许月不知道他是不是下午会回去,心想着今天晚上肯定是不能再住那家宾馆了。在上午的时候,曾兰芝就回宾馆收拾好了行李。这会刚好许星睡着了,她就让曾兰芝带着许星呆在病房里休息一会,她不好再打电话给柏阳,就想着去酒店问一下,看柏阳退房没有。

到了酒店一问,才知道柏阳没有退房。

她只得又给柏阳打了个电话,毕竟昨晚开给他们住的那两间房肯定是要退掉的,她昨晚还特意发信息和柏阳说了,让他记得在今天十二点之前退房,他们今晚是不会再住在这里的,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忘记了。

电话接通之后,柏阳迷迷糊糊的接起了电话。

“柏总,你在休息吗?”

“嗯,你帮我带瓶水过来。”

柏阳还没有完全清醒,说的话也是没有经过大脑思考的。有点口渴,接到许月的电话,也没有想那么多,就那么随口说了出来。

“好!”

挂了电话,许月还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从前台拿了一瓶水给柏阳送了过去。

等她站到门口按门铃的时候,柏阳才彻底醒过来。他脑海中的记忆开始回放,想到刚才的那通电话,他很是烦躁的捶了一下额头,只是这一捶刚好捶到额头的伤口上,痛得他直龇牙。

“柏总。”

门外,许月见他没来开门,就出声喊他。

如果可以,此时他很想找个地方躲起来,但显然不行。最后,他心一横,只能硬着头皮去开门。

算了!

被笑话就笑话吧!

门一打开,许月看到柏阳脸上的伤痕吓了一大跳。

“你的脸怎么了?怎么受伤了?”

柏阳却低下了头,没有回答。

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说他和魏衍之打架了?

简直丢脸死了!

“怎么不说话?你这脸上是怎么弄的?”

许月伸手拉住了柏阳的手臂,一脸的担忧。

“没事,一点小伤。”

柏阳答非所问。

许月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什么,想到今天上午见到魏衍之,想到他说的那些话。而且昨晚吃饭的时候,魏衍之也说晚上要住酒店,就和柏总凑一晚。

“你和魏衍之打架了?你们昨晚喝了酒了?喝醉了?”

柏阳愣了一下,倒是没有想到许月能猜到,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嗯,打架了,但是昨晚我们没喝酒,真的没喝。”

“那你们为什么打架?”

柏阳没应,打架的原因自然不能说。

“你们不是好朋友吗?为什么要打架?”

“出现了点矛盾,就打了一架。”

柏阳明显不想多谈。

“你们幼不幼稚呀?那么大个人了,还当是三岁小孩呢?”许月好气又好笑,但随即她就反应过来,她的话有点多了,而且她说这些话也不合适。“对不起!那个,你还没有上药吧?我去前台问一下,有没有备用的医药箱?”

声落,她就飞快的跑了出去。

柏阳倒是没拒绝。

不一会儿,许月就拿着医药箱进来了。

“我帮你上药吧?”

“好的,谢谢你。”

柏阳直接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柏阳的脸上虽然有好几处红肿,但好在都不严重。宾馆这边的医药箱也比较简陋,就只有一些碘酒和棉签。许月只得先给柏阳涂点碘酒消一下毒,心想着,等会得让他去医院看一下。

柏阳很高,即便他是坐在椅子上,许月也只需要微微弯一下腰,就能配合他的高度。

“可能会有点痛,我尽量轻点,你忍着些。”

她柔声道。

“没关系的。”

然后就是轻轻柔柔的力道在柏阳的脸上来回的走来走去,停在伤痕处时会有点疼,但是比起这轻微的痛感,棉签在脸上动作那轻微的痒意更强烈。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感觉有些躁热,他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

“别动!”

许月自然不知道他这些小心思。

脸上差不了多了,许月又问道:“还有哪里伤着了?”

柏阳没说话,默默的挽起了裤脚,脚上也有好几处伤痕。

许月看着那些伤痕,又想说柏阳几句了,但是话到了嘴边,她又忍住了。

她只是柏阳的下属,是没有资格,也没有立场说这些的。

脚上也上好药之后,许月又问道:“还有其他地方吗?”

柏阳摇了摇头,其实背上也有,但是他没说,而且也不合适。

“嗯。那好,我先把医药还回去。”

“好的,谢谢你。”

许月走了出去,柏阳看着她的背影愣了一会儿神。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就想到了韩拓和魏衍之和他说的那些话。

这两个都是他最好的朋友,都一致认为他喜欢许月。

他喜欢许月?

他忍不住问自己。

半晌之后,他摇了摇头。

不是的,他结过一次婚,又不是毛头小子,情爱的滋味他又不是没有尝过。

他对许月是有些特殊,但他心里很清楚,那不是心动。

……

精彩评论:

沈絮晚写了很多小说,但我却觉得他其实不太适合写现代言情小说,他的小说大都框架很散,撑不起一个结构出来。这本有点带着沈絮晚自传意味的《离婚女人的奋斗史》同样如此,与其说它是小说,它更像是一部散文。但是我又特别喜欢这本书,因为在通篇看似浓郁着荷尔蒙气息的文笔下,隐藏着彻骨的忧伤与孤独。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