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我的如此芳邻》西木子小说 紧缚 我的如此芳邻同志

更新时间:2020-02-17 08:36:19

《我的如此芳邻》西木子小说 紧缚 我的如此芳邻同志 连载中

《我的如此芳邻》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新月翩翩 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巫医,秋水

《我的如此芳邻》由网络作家新月翩翩所著,终于迎来了跌宕起伏的大结局,巫医,秋水这两位主线人物会有怎样的悬念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设定都将在这章丝丝入扣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你们说,这狗肉它就有那么好吃吗?”华珺泪水涟涟地反问。明烨完全不知道这些有感而发不过是华珺所谓的做戏而已,虽然内心对华珺的做法是深有抵触,可是一想到他毕竟挽回了天盛的尊严。于是,居然出言安慰起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们说,这狗肉它就有那么好吃吗?”华珺泪水涟涟地反问。

明烨完全不知道这些有感而发不过是华珺所谓的做戏而已,虽然内心对华珺的做法是深有抵触,可是一想到他毕竟挽回了天盛的尊严。

于是,居然出言安慰起来:“吃一堑长一智,你看,你现在不就不吃狗肉了吗?”

华珺哽咽:“可是,草民还在吃马肉啊。”

凌玥佯装气愤,怒推了一把华珺:“对啊,姓,姓岳的,你要是不把马肉戒了,我就不理你了。”

华珺的目的早已达成,不就是不想当官,不想入宫嘛。可凌玥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堂堂的天子被他骗着团团转。

她趁机拉拽着华珺就要告辞:“陛下,我,我看他心情很糟糕,就不多留了。告辞,告辞。”

离了莲池,也就即将踏出了宫门,凌玥不解:“你什么时候改姓岳了?”

华珺不知从哪里抖出一方白色丝帕,简单拭去还未干掉的泪痕:“这不是照你的名字取的吗?”

“我?”凌玥轻哼了一声,还道自己是姓凌,和岳也扯不上任何的关系。

可是,她随即才反应过来。当时的情况,华珺不愿意暴露他的真实身份,也不能将她的真实名姓传出,便只能取了“玥”这个字的谐音。

凌玥上了马车,便摘下和她形影不离的药箱,这药箱根本就没有派上任何用场:“对了,华大夫,你真的爱吃狗肉,和马肉?”

“当然不,只是它们身上的某些东西有时候可以入药。”华珺脱下了一层外衫:“有钱人也不是好当的,热死了。”说着,还向凌玥投去了颇为同情的目光。

而凌玥权当没有看到华珺的眼神,只是嘟囔着:“想来也是。”

狗看家护院,马载人拉车,华珺不像是狠得下心去吃它们肉的人。只是,华珺的言语举止实在是太逼真了,倒像是真有这么一回事似的。

“华大夫。”现在是一个好机会,四下里,当然了,抛却在外面驾马赶路的车夫,只有他们二人。

虽然凌玥并没有把握华珺能如实相告,“你在当巫医之前,是不是还学过什么其他的东西?”

她都托无影和白陆找到了另一名巫医传人。

陈歧就是巫医,可却拿她根本没法子,最多只能看得出来她身体的确古怪,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华珺缄默不语。

凌玥轻笑起来,就知道华珺会是这个反应:“你不说,你不说就是默认了。”

华珺急了:“我只是学过几年解剖马的皮骨,怎么,这你也要学?”

“华大夫,你知道你有时候真的很气人吗?”凌玥无可奈何,“你做什么事情都是一副嘻嘻哈哈的样子,即便说正事,你也是玩笑话张嘴就来。”

当然,这些烂摊子和他无关,所以他自然可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凌玥不能强求别人:“我知道我是为难你,所以我只希望你能尽可能地告诉我一些事情。陈伯伯,陈歧,你总该认识吧?”

华珺这回终于没有矢口否认:“有钱人,就是好。什么都能探听得到。”

他正襟危坐,面容难得正经了起来:“你想问什么就尽管问。”

“陈伯伯看不出来在我身上发生了什么,而你华大夫却可以。你们一脉相承,不要告诉我,你只是天赋强于他人而已。”凌玥觉得这其中必有隐情。

华珺正欲开口,行驶的马车却突然停了下来。

下一秒,帘帐便被人掀开,露出知秋的脸来,她欣喜伸出双手就要来扶凌玥:“姑娘,你这趟可还顺利?”

她和姑娘平日也女扮男装混出去,好像还不曾被人认出来过。可是,今日却是要入宫,姑娘在宫里也算是常客,难保不会被人发现。

“不好也不坏吧。”凌玥瞥了自己身后的华珺一眼,还不是拜这位所赐。

不过也好在有他,要不然等她顿悟了提示,怕就正中黎琯的下怀了。

秦秋水和阿若帮着赵涵在收拾妙春堂新进的药材,一听到知秋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就知道是凌玥和华珺回来了。

“之前就想问。”凌玥看到还是没什么人的妙春堂,这才想起来:“今日妙春堂怎么没什么人呢?”

华珺一手搭着先前褪下的外衫,人进了内堂:“人都要进宫了,还开什么医馆。”

凌玥有些诧异,思前想后,这样倒也符合华珺一贯的作风。纵然是当着主家的面,他也照旧可以做到气势不减。

知道凌玥在想什么,秦秋水也只是笑笑:“今日时辰不早,既然你们回来了,我就带着阿若先回府去了。”

秦父这段日子看秦秋水看得紧,出来的时间太长,必定让人起疑心。

“秋水姐姐慢走。”凌玥送走了秦秋水,自己却没有离开的打算。

好不容易旁敲侧击打动了华大夫,什么都没问出来的话,她是绝对不会离开的。

“知秋,你在这里先侯着。我还有事情要问华大夫。”凌玥同样迈步进了内堂,不知为何,竟然会有些惴惴不安。

“你怎么不走?”华珺连头都没有抬,便知道来者是什么人。

凌玥就近坐下:“你答应了我,却还不曾告诉我。我能走去哪儿?”

华珺深吸一口气:“陈歧的父亲就是巫医,所以他自小便得了巫医真传。在巫医之术上,我最多只能是望其项背。”

凌玥并不意外,静静聆听着。

“我天生体弱,便被父母遗弃在深山之中。幸而山中有一道观,道观里有一位道士,他以鹿奶喂养我,才得以活至今日。”

凌玥喑哑,所以,华珺脾气古怪,总把自己装得很爱财都是有原因的:“其实,我看得出来。”

华珺不出声了,似乎是跌入了某种回忆里。

凌玥缓缓起身,“今日你帮了明……帮了陛下,却婉言拒绝入宫为官,连百两黄金都不曾挂在嘴边。其实,我早就该想到了,不是吗?”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因为回忆到了过往,华珺唇边弯起一个柔和的角度:“那个时候,道士会带着我看星辰,看月亮,看浩渺夜空。”

“你知道吗?”华珺注视着凌玥,轻轻启唇:“天下怎么会有他那样蠢的道士,他什么都不会,只会看星星和月亮。”

精彩评论:

七年前写下这句书评:“不爱人妻王思宇,从这句话可以窥视《我的如此芳邻》的主题,抛开一些不合理的古代言情情节,阅读中可以感到一丝邪恶的快感。可惜受限于和谐的大环境,这本书无法补完,只能烂尾。”那个时候作者新月翩翩好像还在写,今天再翻开手中的盗版书,真有点物是人非的感觉。。。

《我的如此芳邻》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