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娇华》娇花不娇 大叔受 娇华下克上

更新时间:2020-02-17 08:36:39

《娇华》娇花不娇 大叔受 娇华下克上 连载中

《娇华》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糖水菠萝 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凤姨,余妈

糖水菠萝优质创作《娇华》由糖水菠萝撰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故事,主线角色凤姨,余妈,情节精彩纷呈,非常值得阅读。小说剧情回顾:何止你不知道,我们也不知道。怜平心里发笑,但她现在疼的浑身难受,加之面前又是卞元雪,她不想再说了。门口传来轻微脚步声,众人回头看去,立兰手里拿着一截短木头:“小姐,找到了这个。”“给她拿过去,”卞元雪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何止你不知道,我们也不知道。

怜平心里发笑,但她现在疼的浑身难受,加之面前又是卞元雪,她不想再说了。

门口传来轻微脚步声,众人回头看去,立兰手里拿着一截短木头:“小姐,找到了这个。”

“给她拿过去,”卞元雪指道,“别让她再叫了。”

素香和小书一愣,就看着立兰走过来,将短木头给递到了怜平跟前:“你自己张开嘴巴咬着。”

怜平早就傻了眼。

肩上一痛,张大夫又夹中了她的肉,怜平张嘴痛呼,立兰就将木头塞进了她的嘴中。

怜平咬住了木头,眼泪直掉,也不知是痛还是憋屈。

如果是张大夫或者素香和小书递来的木头,屈辱的感觉不会这么强烈的。

“耳朵算是清净了。”张大夫说道,拨开另一个因为暴露时间太久已经有些黏上的伤口,又揪出了一根刺。

怜平闷声低呼,整个肩膀痛的发颤,大汗淋漓,泪如泉涌。

天地无光,径云俱黑,风声潇潇,广丘平远。

东山头朝大门那头,至远的南边建有几个类似于空心敌台的小堡垒,旁边打着几个战棚,破旧的墙垛里,三四个守岗马贼坐在地上赌牌。

守岗是以前老老老当家传下的规矩,但这么多年下来,随着山寨的扩建,战墙都已经建到山下去了。

山上的这些守岗,大抵就是过个形式,是最悠闲的活。

“午马,戌狗。”一个山贼叫道。

另外一个马贼拿出两张牌:“戌狗,子鼠。”

第三个马贼接道:“子鼠,寅虎。”

第四个马贼接不上来,习惯性去旁边摸酒壶,摸了半日,什么都没摸到。

“***,我给忘了,今天我们饭都没吃,哪来的酒喝。”他恼怒道。

“你先接牌,接不上就给钱。”第三个马贼道。

“给给给。”第四个马贼掏出几个铜板扔地上,“换我了,两张未羊。”

第一个马贼接下去:“两张亥猪。”

……

又过一轮,第三个马贼接不上了,他皱眉扔下铜板:“我去撒泡尿,***,把我的酒瘾也说上来了。”

“走远点!别让那味过来!”第一个马贼叫道。

“老子糊你一脸!”第三个马贼回嘴,但还是听话的走远。

夏昭衣手里拿着上边裹了木头的铁片,正在木盒上潦草画着一路走来的路线。

她在另外一边发现了一个敌台,沿着墙垛过来,远远看到了这边这个。

虽然年月已久,但从这些墙垛上的刀剑砍痕和黑色焦石还是能看得出,当年这里经过一番可怕的厮杀。

听闻那边有人过来,夏昭衣没有要躲的打算,铁片在木盒上面最后划了两笔,抬起头朝来人看去。

“手气不好,有酒喝老子就不会输了,老子是连胜状元。”第三个马贼边骂骂咧咧,边在废墟里走来。

走着走着,他有所感的停下脚步,抬起头朝对面抱着小木箱的女童看去。

女童站在黑暗里面,正安静的看着他。

他眨巴下眼睛,回望着她。

气氛好像有些诡异。

山顶的风很大,两个人的衣服都被吹得猎猎翻飞。

略一愣怔,马贼回过神,叫骂道:“后院来的贼丫头?你怎么在这?”

现在声音听清了,大概三十来岁,中气不足,应该没什么拳脚功夫。

这山上的每个人,单独碰面夏昭衣都不会害怕,当然,有拳脚功夫的除外。

如果面前这个人有,那她又得装弱扮小。

现在确定不太厉害,或者直接没有,那便简单粗暴的解决了。

夏昭衣一笑,开口说道:“我不是后院来的,我是阴司来的。”

后山的仆妇们两人共挑一担,每人手里又各提着一根竹杖,非常困难的从东南边的台阶下走上来。

凤姨和余妈一起挑着,走在最前面,走累了抬手擦汗,抬头朝山上看去。

路上隔五十来丈,就有一个墩台,墩台里面都或躺或坐有二三男人。

他们除了负责值班守岗,还有要管理附近的火烛。

也是这些沿路的火把,给仆妇们上山的路减去许多麻烦。

一路往上,每到一个墩台,凤姨就令人把饭先给这些男人。

饿的咕咕叫的马贼们,有几个怒骂她们为什么不来快点,也有几个将她们当亲人对待,说了不少好话。

余妈真是感觉匪夷所思,现在停下来歇息,便对凤姨道:“骂我们的我就当他骂了,跟畜生没什么话好说,但跟我们道谢的我还真有些感觉奇怪。”

“一种米养百家人,”凤姨说道,“也不能所有人都一个暴戾性子,没什么可奇怪的,但你也不要把他们当了好人,这前山头的人没有谁手里是干净的,都该死。”

“我倒不至于就这么将他们当好人了。”余妈看着面前一大筐的食物,说道,“真要是好人,他就帮着我们一起送了,口上说说好听的。”

凤姨没有接话了,她皱着眉头看着不远处那边的小山坡。

余妈揉了揉自己的小腿肚,站起来道:“走吧,我们还是先赶路,等下还得再下山回去呢。”

凤姨没动,一直看着那边的小山坡,伸手指道:“你看看那边,是不是有个人影?”

余妈看了过去,那边的仆妇们也都循着她们的目光抬起头。

“好像还有东西滴下来。”一个仆妇说道。

“呀,”余妈叫道,“是个死人吗?”

仆妇们眨着眼睛,想要看得清楚一些。

“是死人,”另一个仆妇道,“一个男人,应该是从上面推下来的。”

“哦,”凤姨说道,“死人啊。”

山上那战棚旁的马贼们等的不耐烦了。

“他怎么还没回来?”第一个马贼恼怒,“等着他开牌呢。”

“要不我们三个先玩?”

“刚才他输了,得他先开。”第四个马贼将手里的牌放下,“我过去叫叫。”

“等等,”第一个马贼叫道,“什么声音?”

他站起来,朝墙垛下面看去。

一大堆仆妇正挑着担子,从那边的大路上走来。

“吃的,是吃的。”第一个马贼开心的叫道。

精彩评论:

这本《娇华》,是我最喜欢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文笔幽默,情节扎实。可惜作者(糖水菠萝)不是炒股遁,就是泡妞遁,用作者(糖水菠萝)的原话说:”跟女朋友一起玩儿或煲电话粥可比写小说轻松有趣多了。”说得我们读者竟无言以对,于是这本书就搁浅至今也没被续上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