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天下为媒:傲娇王妃哪里跑》嚣张王妃哪里跑 69 天下为媒:傲娇王妃哪里跑总受

更新时间:2020-09-19 08:21:37

《天下为媒:傲娇王妃哪里跑》嚣张王妃哪里跑 69 天下为媒:傲娇王妃哪里跑总受 已完结

《天下为媒:傲娇王妃哪里跑》

来源:互联网 作者:因魏 分类:职场主角:修齐,崔贤妃

有很多小说迷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天下为媒:傲娇王妃哪里跑》的网络小说,是作者因魏执笔的职场网文,新篇的设定还是很有看头的,可以看一下,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新篇。“我跟殿下出去了一趟。”曲琉璃笑着淡淡开口。“王妃怕是早就饿了吧,奴婢这就让厨房把做好的水晶冬瓜饺端上来。”沉香扶着曲琉璃进了门便又转身跑走了。曲琉璃正想说些什么,刚想张口,却看到沉香已经跑远了,曲琉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跟殿下出去了一趟。”曲琉璃笑着淡淡开口。

“王妃怕是早就饿了吧,奴婢这就让厨房把做好的水晶冬瓜饺端上来。”沉香扶着曲琉璃进了门便又转身跑走了。

曲琉璃正想说些什么,刚想张口,却看到沉香已经跑远了,曲琉璃觉得沉香一个人太辛苦了,又是伺候她起居,什么事情都要她亲力亲为,曲琉璃有些心疼这个比自己还小的女孩儿,是不是该找几个其他的丫鬟来帮帮她呀。一直一个人这么做,也不是个办法。

吃过不算是午饭的午饭后,曲琉璃便躺在美人榻上小憩,身上盖着件薄薄的毯子,正是初春天气,虽不是太冷,但也需盖着些,以免受了凉。

长长的睫毛微微的卷曲着,眼睛轻轻的闭合,一手托着脸颊,好一幅美人卧榻图。曲琉璃沉沉的睡去,许是真累了,平稳的呼吸一下接着一下。

曲琉璃能安稳的睡觉,但另一边的宇文城却没有这么好的运气。

“明日便是王妃回门之日,所有可都准备妥当了?”好听的嗓音开口询问。

“回殿下,一切已经准备妥当。”张管家弯身回答。

“嗯,这几日辛苦你了。”淡淡的声音听不出些许的感情。

“不辛苦,都是老奴该做的。”

“等过了这几日,便能好好休息休息。”

“谢殿下,体恤。”

虽是管家,其实张俊峰已经在广阳王府做了十五年,从广阳王五岁封王有了自己的新王府后就跟在王爷身边,可以说是从小看他长大,而自己又没有孩子,其实一直是把宇文城当作是自己的孩子一般,索性这孩子并不像其他皇子一般,盛气凌人,对他们这些做下人的,一直很好,也更是让他们死心塌地的为宇文城做事。

我们都应该相信一句话,你怎样对别人,别人也将怎样对你。

“把修齐唤进来,你下去安置吧。”宇文城负手而立。

修齐一进门便看到一个人影逆光而立着,一身玄色的银丝镶边云纹长衫边角嚣张的随风漂起,显出了里边同样也是黑色的内衬,腰间白色的腰带因为风的缘故胡乱舞着双手。

听到身后有响动,便转过身来,宇文城抿着唇,一双黑眸目光灼灼,仿佛能一眼看透人心一般,一双剑眉衬得他更加英气勃发,好似剑削斧刻般创造的容颜,就算是女子看了也会觉得羞愧吧。

“王妃母亲的事情可有进展?”沉稳而有力的声音传来。

“并无大的进展,说来也蹊跷的很,四年前与此事有关的人死的死,返乡的返乡,确实毫无踪迹可寻。”

“那可有查清楚四年前曲向江为何压下此事?”宇文城再次开口。

“四年前曲向江还是一个小小的礼部侍郎,而韩家早封侯,按说如果是崔氏搞鬼,应该把崔氏交出去才是,怪就怪在,韩家并无追究,竟是信了曲向江说的突发暴病而亡。”

“崔氏”宇文城来回踱步“究竟漏掉了什么?还是有人刻意隐瞒?”宇文城轻叹一声,闭着眼睛思考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修齐便安静守在一旁,等着宇文城慢慢思考。时间一点一点流逝,宇文城还是没有开口,就当修齐出神的时候,宇文城富有磁性的声音慢慢传来。

“看来本王得去会会崔贤妃了。”宇文城的眼睛忽地睁开,眼神坚定而含着毁灭。

“殿下您是觉得崔贤妃会与此事有关?”跟在宇文城身边久了,自然有些默契,知道宇文城的意思。

“正是,她可是从秀女一步步爬到现在这个位置,手段我们也是领教过的,她想神不知鬼不觉地杀一个人,也不会很难。”

“为何要杀一个对她毫无威胁的人呢?”修齐还是有些不懂。

“本王也想问问。”宇文城甩起衣袍,坐在椅子上,目光变得幽深,黑漆漆的眼眸深不见底。

外头太阳已经落山了,曲琉璃还在睡,不知为何,自从曲琉璃穿越过来之后就很爱睡,似乎永远也睡不够。

被沉香拖着起来吃过晚饭后,连平日里一出门回来就要洗澡的习惯都没顾,曲琉璃倒头就睡,修齐本有事求见,却被告知已经睡下了,便轻轻离开了。

夜静的能听到风吹过树叶簌簌的声音,萤火虫自由自在的驰骋在夜晚的海洋,有的人睡了,而有的人却还在忙碌。

“黑衣可回来了?”宇文城冷着一张脸出声。

“还没有。”

“看来崔贤妃很难缠啊。”宇文城转身看着墙上的山水画,看似在赏画,其实是在思考。

忽地唯一亮着的烛光轻轻左右摇曳,光影一暗复明,书房里便已经多了一条人影。

“可有发现?”宇文城并未转身依旧背对着二人,缓缓开口。

“回主子,崔贤妃确实与当然韩少卿的死有关。”黑衣跪地回禀。

“哦~说来听听。”宇文城这才转身黑眸直直的看着黑衣,仿佛要把黑衣看穿一般,饶是黑衣经历过生死,也是生生地生出一丝害怕。

“属下离得远,并未听得太清楚,只听见崔贤妃说好不容易才把韩少卿给除掉,还没等坐上大夫人的位子,就被送去了寒山寺,真是废物。”黑衣如实禀报,并未有多的隐瞒。

“还听到些什么?”

“还曾提到殿下与云贵妃。”看得出黑衣有些犹豫,不知该不该说。

“说。”宇文城严肃开口,好看的唇紧紧的抿着。

“是,崔贤妃还说,还说云贵妃这个贱婢早就替您安排好了一切,想跟她的儿子抢皇位,简直是不知好歹。”黑衣头低的已经不能再低了,冷汗津津。

宇文城并未接话,只是站在那,如一棵笔,直的白杨树,明明看到他越握越紧的拳头,却硬是咬着牙不说话。

“那么,我们就看看到底是谁死。”宇文城转过身去,摆手示意他们都出去。

修齐与黑衣默默退出房间,把空间留给宇文城。

回忆太过痛苦,往事不堪回首,许多事情宇文城早已不愿意回想而选择了刻意遗忘。

精彩评论:

因魏写了很多小说,但我却觉得他其实不太适合写职场小说,他的小说大都框架很散,撑不起一个结构出来。这本有点带着因魏自传意味的《天下为媒:傲娇王妃哪里跑》同样如此,与其说它是小说,它更像是一部散文。但是我又特别喜欢这本书,因为在通篇看似浓郁着荷尔蒙气息的文笔下,隐藏着彻骨的忧伤与孤独。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