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失忆冷妻》失忆冷妻 乐悠悠 娘受 失忆冷妻别扭受

更新时间:2020-10-27 20:00:50

《失忆冷妻》失忆冷妻 乐悠悠 娘受 失忆冷妻别扭受 已完结

《失忆冷妻》

来源:互联网 作者:乐悠悠 分类:总裁主角:蓝傲城,蓝千净

火爆创作《失忆冷妻》是乐悠悠新写的一本总裁类网络小说,故事中的主人公是蓝傲城,蓝千净,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行云流水,可以一阅。精彩内容试看:骆飞白皱了皱眉,语气变得冷硬:“你想多了。”他根本就没有生气,只是不喜欢跟蓝千净这样的女人接触。“是么……”听出骆飞白语气中的疏离,蓝千净苦笑了一下,眼神中却闪过一抹狠戾。“你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骆飞白皱了皱眉,语气变得冷硬:“你想多了。”

他根本就没有生气,只是不喜欢跟蓝千净这样的女人接触。

“是么……”听出骆飞白语气中的疏离,蓝千净苦笑了一下,眼神中却闪过一抹狠戾。

“你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骆飞白还惦念着蓝千凝在家里捣鼓什么,根本就没有心思跟蓝千净在这里扯废话。

“我爸爸有些事情想跟你谈谈,是关于蓝氏集团的。”蓝千净收好自己的心绪,抬起脸,严肃地看着骆飞白,“我爸爸知道,要是打电话,你肯定不会愿意去,所以才让我亲自来请你。”

关于蓝氏集团造假被起诉的事情,骆飞白在第一时间就知道了,他本来就没打算插手这件事情,但是现在蓝傲城让蓝千净来请他去谈事情,他要是不去,恐怕说不过去。

不管怎么说,蓝千凝还是蓝傲城的女儿,他就算不看在蓝傲城的面子上,也要看在蓝千凝的面子上。

“我知道了,我一会就去。”

“我带你过去吧。”蓝千净脸上飞快地闪过什么,骆飞白没看清楚,但是心里却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

“不用了……”骆飞白下意识就拒绝,但是蓝千净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你也知道,这件事情对蓝氏集团影响很大,我爸爸现在出门都要小心谨慎,所以我爸爸约的地方很隐蔽。”意思很明显,如果她不带着他去,他是找不到的。

骆飞白眯了眯眼睛,这种类似于强迫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既然如此,那就替我转告伯父,我有事情去不了了。”

骆飞白一直都是叫蓝傲城为伯父,而不是岳父,这就说明了他对于蓝家的态度,就算已经结为亲家,他却仍然有意保持着距离。

况且见面这件事情,是蓝傲城有事求他,又不是他有事求蓝傲城。

蓝千净一着急,跺了跺脚,撒娇一般说:“你就非要这么冷酷无情吗,你明明知道我……”

“我念你是千凝的姐姐,才让你站在这里说话。”骆飞白阴沉着脸看她,眼神像是在看一个完全陌生的人。

除去“蓝千凝的姐姐”这层身份,她蓝千净对于他本来就是陌生人。

听到骆飞白这么说,蓝千净脸上露出一抹妒恨,但是很快又被她压制下去,冷哼一声说:“如果蓝氏集团毁掉了,你以为蓝千凝又会好过吗?”

骆飞白没有说话。

虽然蓝千凝对于蓝家没有多大感情的样子,但是蓝家毕竟是生养她的地方,如果真的出了什么问题,而他又没有帮忙,等她的病好了……

骆飞白想了想,终于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带我去。”

骆飞白起身往外走,蓝千净很自然地走在他身边,然后伸手揽住他的手臂。

“放手。”骆飞白低头看着蓝千净的手,说话的语气冰冷得令人忍不住打颤。

蓝千净有些怯怯地看了骆飞白一眼,最终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松了手。看着骆飞白的背影,蓝千净露出一个冷笑。

就让你再嚣张一会,等过了今天,你就算再怎么讨厌我,都不得不忍受我了!

骆飞白开着车,在蓝千净的指引下,来到郊外的一栋小楼,蓝傲城事先就接到了蓝千净的电话,站在门口等着。

一看到骆飞白下车,蓝傲城赶紧迎上去,拉着他的手,热情地说:“女婿啊,我还担心你会不给我这个面子呢。”

“怎么会,不管怎么说,您还是千凝的父亲。”骆飞白不动声色把手抽出来,脸上挂起一个谦和的笑容。

如果他不是蓝千凝的父亲,别说见面,他根本就不会关注蓝家的任何事情。

蓝傲城自然是听出了骆飞白话里的意思,但是现在这种时候,他就只能装作听不懂,顺着他的话往下说:“对了,千凝最近怎么样,身体好点了吗?”

“她很好。”骆飞白跟着蓝傲城进屋,视线扫了一圈,发现这里似乎不像是有人住的样子。

蓝傲城注意到骆飞白的视线,干笑几声:“这里是千治以前买下来的一栋房子,很久没人来住了,你也知道我现在的情况,只能现在这里住几天了。”

说完又像突然想起什么一样:“对了,前段时间听说千凝住院了,我也没有时间去看看她……”

“只是小发烧,早就好了。”骆飞白冷眼看着蓝傲城作出一副慈父的样子,心里突然为蓝千凝感到心疼,语气也不由得变得冷硬,“伯父叫我来,是有什么事情商量吗?”

蓝傲城瞥了蓝千净一眼,蓝千净很识趣地上了楼。

“是这样的,女婿,你也知道蓝氏集团现在……”蓝傲城一边说,一边从酒柜里取出一瓶红酒,用开瓶器把酒塞拔出来,又找了两只高脚杯,“我想问问女婿你,能不能帮我想想办法……”

果然是为了这件事情。

骆飞白心里了然,但是脸上还是作出惊讶疑惑的样子:“伯父这么说是什么意思,蓝氏集团发生什么事情了?”

蓝傲城愣了愣,瞬间又反应过来,讪笑几声:“都是千治以前做的事情,我也是现在才知道,他竟然为了拿点钱去找女人,用假货充当真货来卖……来,喝一口,这可是我珍藏很久的拉菲。”

蓝傲城举起酒杯,示意骆飞白跟他干一杯。

“抱歉,伯父,我是开车来的。”

“你这么说,就是不给我这个做老丈人的面子咯。”蓝傲城突然板起脸,不满地看着骆飞白。

骆飞白皱了皱眉,但是也知道现在跟蓝家闹翻不是明智之举,只好举起酒杯仰头一口气喝完。“这杯就当是给伯父道歉了。”

“这就对了,开车什么的,不是还有司机嘛!”蓝傲城看着骆飞白喝完一杯红酒,立马呵呵笑开了,接着又给他倒了半杯酒,然后叹口气。

“女婿啊,你也知道,我现在年纪大了,公司的事情我也管不了多久了,唯一的儿子偏偏又去了……“说到蓝千治的时候,蓝傲城眼眶一红,差点哭出来。

“伯父,事情都过去了,你也不要再伤心了。”骆飞白淡然开口。

有时候这些场面话,就算是他不想说,也还是要说的。

“是啊,那些事情都过去了,我要好好考虑现在的事情。”蓝傲城突然认真地看着骆飞白,然后举杯跟他碰了一下。

“飞白,我把千凝嫁给你,你也就算得上是我们蓝家半个儿子了。”蓝傲城抿了抿杯沿,眼角看着骆飞白喝下一小口,接着说,“我希望这件事情,你能帮帮蓝家。”

骆飞白垂下眼,看着手里鲜红的酒,沉默了一会,才说:“伯父是想用什么身份来请求我帮忙?”

抬眼,脸上带着笑,眼中却波澜不惊。

他在商场上混迹多年,早就知道什么时候该用什么样的话跟什么样的人说。

想用岳父和女婿的身份,那么抱歉,他不会帮忙,想要用合作伙伴的身份,那么就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蓝傲城敛去笑意,面无表情看着骆飞白,半晌之后才突然笑了:“飞白,你这玩笑开得可不好笑。”

“伯父如果觉得是在开玩笑,那么我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骆飞白放下手里的高脚杯,起身想往外走,却突然觉得头昏呼呼的,一个重心不稳,又跌回沙发。

眼前的景象变得朦胧,骆飞白睁了睁眼睛,尝试让自己变得清醒,却于事无补。

“飞白,飞白?”蓝傲城探着身子拍了拍他的肩膀,脸上带着一丝担忧,“你没事吧,是不是喝多了?”

喝多?他怎么可能喝多……骆飞白想开口说话,却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了,他想抓住什么站起来,却终于倒下,意识跌入一片浓稠的黑暗中。

看着昏迷过去的骆飞白,蓝傲城站直身体,拍了拍刚才被骆飞白抓得起皱的袖子,冷冷看着他,然后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毕竟是年纪太小了,想跟他斗,再过个十年也是会吃亏的。

“爸爸,飞白他……”一直在楼上注意着楼下动静的蓝千净从楼上走下来,有些紧张地看了看骆飞白。

“你放心吧,我只是放了点安眠药在酒里,到下午他就能醒过来。”蓝傲城伸手在蓝千净头上摸了摸,脸上难得露出了真实的慈爱的表情。

“那我……”想到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蓝千净就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低下头。

“哈哈哈,我知道我知道,我现在就走还不行吗?果然是女大不中留啊!”蓝傲城仰头大笑,最后看了骆飞白一眼,心情很好地走了出去。

一走出小楼,蓝傲城脸上的笑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冷漠和残酷。

为了能保存蓝家,别说一个女儿,必要的时候,连自己的老婆都要派上用场,一个女儿换来整个蓝家的安稳繁盛,这个买卖很值。

转身看了一眼身后的小洋楼,蓝傲城冷冷笑了笑,大步往自己停在树林里的车走去。

车里有个人坐在里面,看到蓝傲城走过来,哑着声音问:“怎么样?”

“已经好了,接下来就看我女儿的了。”蓝傲城一改之前的强硬,点头哈腰,像只摇尾乞怜的狗。

“那就好,我希望这次不要再出现什么意外,你也最好祈祷,你这个女儿比那个更有用。”

“当然当然,这次一定能成的!”蓝傲城陪着笑,心里已经把蓝千凝这个没用的女儿骂了个遍。

要不是她一点用处也没有,怎么会连自己这个宝贝女儿都要赔进去!

屋子里,蓝傲城一离开,蓝千净就扑到了昏迷的骆飞白身上,双手捧着他的脸,视线迷恋地在他脸上流连。

以前他要么是对她不理不睬,要么就是一脸的嫌恶,现在他安安静静躺在她眼前,任由她摆弄,蓝千净什么都还没有做,就已经忍不住想要呻吟了。

“飞白,今天过后,你就是我的了,我要让你把那个小贱人休了,然后永远跟我在一起!”

似乎已经可以看到蓝千凝一脸伤心欲绝的表情,蓝千净得意得忍不住笑出声来。

精彩评论:

这本《失忆冷妻》,是我最喜欢的一本总裁类小说,文笔幽默,情节扎实。可惜作者(乐悠悠)不是炒股遁,就是泡妞遁,用作者(乐悠悠)的原话说:”跟女朋友一起玩儿或煲电话粥可比写小说轻松有趣多了。”说得我们读者竟无言以对,于是这本书就搁浅至今也没被续上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