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三生三世鸾镜影》三生三世离镜都在哪集出现 小顶 三生三世鸾镜影完整版在线阅读

更新时间:2021-04-08 10:23:08

《三生三世鸾镜影》三生三世离镜都在哪集出现 小顶 三生三世鸾镜影完整版在线阅读 已完结

《三生三世鸾镜影》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茉晓叶 分类:仙侠奇缘主角:花倾雪,师傅

《三生三世鸾镜影》为茉晓叶最新写,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主要讲的是:乾宁皇朝凌宇十三年,历经二百七十四年八位帝君的统治,如今的乾宁皇朝四海升平、天下安宁,百姓安居乐业生活富足,可谓是太平盛世。杨柳依依,芳草满天涯,一场微雨过后,燕子绕梁衔泥筑巢,啾啾清鸣仿佛琴音天籁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乾宁皇朝凌宇十三年,历经二百七十四年八位帝君的统治,如今的乾宁皇朝四海升平、天下安宁,百姓安居乐业生活富足,可谓是太平盛世。

杨柳依依,芳草满天涯,一场微雨过后,燕子绕梁衔泥筑巢,啾啾清鸣仿佛琴音天籁悠悠流淌,碧空如洗瓦蓝的如同晶莹剔透的琉璃,暖日薰风吹的人昏昏欲睡。

乾宁皇朝的京都宛城,空气中弥漫着清雅怡人的荷花香气,一阵风吹来,盛夏的燥热被驱散了不少,烈日炎炎,街上的行人头冒热汗穿梭于大街小巷。

月弦歌穿着一身月白色的南海鲛纱长袍,坐在她遇到的第三十七个算命摊前,一边喝着消暑的酸梅汤一边瞅着络腮山羊胡须的算命先生,懒洋洋的说:“先生,我的命格如何?”

算命先生一脸凝重道:“公子命格本是大富大贵之相,可是从您的面相看,却有早夭之相,若是我没看错的话,公子你这一两年必有性命之忧啊!”

月弦歌擦擦嘴以手支颐,眯着眼说:“脸色青白,眼底发黑,身上的脂粉味道应该是昨晚留下的,先生,修仙之人要清心寡欲,即使做不到超凡脱俗,也要克制几分自己的欲望才是,照您这么逍遥享乐下去,估计也活不过一两年。”

算命先生的脸色霎时间精彩的像个调色盘,但见那白衣公子随手丢出一锭金元宝仿佛只是在丢一颗石子,算命先生哪里还有心情去管那白衣公子,捧着金元宝不放手,待到回神时,猛然发现金光闪闪的元宝竟是一块石头,暗道遇到高人了,等想去寻那白衣公子,却是不见一丝踪影,只得暗自吃了这个亏。

月弦歌对于自己的所作所为没有丝毫的负罪感,她只是捉弄一下那个色鬼算命先生没抽他几鞭子已经很宽容大度了,大摇大摆地走进宛城最具盛名的花楼千娇阁,跟昨日为她抚琴的海棠姑娘打个情,又跟千娇阁新来的月季姑娘骂个俏,穿过众多美人径直进入顶层最豪华的厢房,身子向后一仰直接躺在了临窗的软塌上。

月弦歌望着窗外的烟火凡尘轻轻的笑,她从小成长在天下第一修仙之派长生门,长生门的生活就像是一潭永远不会掀起波澜的湖水平静却也十分乏味,听师兄们说她还是个婴儿的时候就被师傅带进门了,所以她对自己的父母身世完全没有印象,她入门后师傅就再没收过弟子,她的师傅可是威震天下的长生门掌门明虚剑仙君默言,有这么一个厉害师傅她就算不能横着走遍天下,也可以小小的胡作非为一下。但当其他师兄弟们都下山历练的时候,她却只能待在长生门数着桃花树上长了多少朵桃花无聊的打发时间,师傅总会一脸痛心疾首的告诫她:“弦儿啊,你说你仙术修的差也就算了,武功不好为师也忍了,可是你连保命跑路的轻功都是惨不忍睹,你还想去下山修行,你要是被哪个妖魔吃了,为师都不知去哪里为你收尸。”

她看着自家师傅干打雷不下雨的面容,讪笑道:“师傅,你是怕我丢了你和长生门的脸面吧?”

“怎么可能?”她那师傅的脸色十分微妙。

她僵硬的扯动肌肉微笑,在不断的学习中又过了八年,十八岁的她已经在长生门内打遍无敌手,琴棋书画、文韬武略、天文医术该学的不该学的她都精通了,可是师傅还是不让她下山,她终于忍不住趁着师傅闭关偷偷溜了出来,这一溜就是三个月。

她是长生门内唯一的女弟子,除了师傅之外,她从小见到就是一堆粗犷的大老爷们儿,对于自己成长在这种环境中还能出淤泥而不染她感到十分骄傲,下山修炼回长生门的那些师兄弟们的最大乐趣就是交流一下哪家的酒好喝、哪家的姑娘好看,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只要不是长生门的清心寡欲、萝卜豆腐的和尚生活那都是天下间最快活的日子。为此她溜出长生门的第一件事就是换上男装好好享受了一下师兄弟们口中的快活日子,可是过快活日子是需要钱的,这时候她终于懂了师傅的忧虑,还好她有几项压箱底的本事,一路下来还赚了不少钱,她估摸着师傅也快出关了,到时自己肯定会被抓回去面壁个一年半载,不行,她好日子还没有过够,她才不要回去。

月弦歌关上窗户闭眼假寐,唇角却是似笑非笑的勾起,她心中有一个绝妙的打算,如今鱼饵已拋出,就等那条大鱼上钩了。

时光匆匆,月弦歌瞅着桌上堆成山的门帖淡淡一笑,拿了块新鲜水果塞进嘴里,慢悠悠的嚼着可她却觉得这上好的鲜果竟不如长生门的一杯清水甘甜。

“弦儿,你等的人没来?”

婉转悠扬的女声仿佛出谷的黄鹂,令人不禁探寻这声音的主人是何等佳人。

月弦歌抬头静静望着花倾雪,心底又是忍不住赞叹她的娇艳,柳眉弯弯,唇若朱丹,一双眼流转着层层的烟霞,她只是静静站着就能夺去所有人的目光。

“我的倾雪花魁,给我弹奏一曲驱除我的烦恼吧。”

花倾雪缓缓坐下,天籁琴音自指尖流淌,她笑着说:“那位贵人怕是在抛砖引玉,似乎想要试探你一下。”

“我的确是块美玉,可他抛砖也该抛个好点的砖吧?”月弦歌从软塌上跳起来十分不悦的说。

花倾雪微笑着说:“弦儿,不论你打算做什么,我都会帮你的。”

虽不知月弦歌心中是何打算,又在等谁,但是救命之恩当结草衔环报答,即使月弦歌要她的命,她也不会后悔。

月弦歌连连摆手道:“倾雪,你不必如此,我当时救你又不是为了让你报答我。”

“不行,救命之恩永生铭记。”花倾雪望着眼前一身月白色长袍的少女,一字一句的说。

月弦歌无奈的扶额,只能由着花倾雪,左右她迟早都会回长生门,她想报恩也难了。说到她救助花倾雪这件事纯粹是场命运的捉弄,那时她刚下山,就遇到她人生中的第一个妖怪,这妖怪是一只修炼千年的蟒蛇精,专挑花倾雪这样年轻貌美的女子炼采阴补阳的邪术,蟒蛇精卷着花倾雪朝洞穴飞的时候正好被她遇上,她一时兴起,直接把蟒蛇精的蛇肉做成了一碗蛇羹,蛇胆做了丹药,她还要感谢这只蟒蛇精让她赚了人生第一桶金。当时她着了男装,花倾雪表示全村的人都被这只蟒蛇精祸害了,她孑然一身吵着闹着要嫁给自己,万般无奈之下只得告诉她自己是个货真价实的姑娘,她才罢休。等到她们再次相遇的时候,花倾雪居然当了千娇阁的花魁正要拍卖初夜,她当即一掷千金买了她的初夜,后来才知在自己走后她到宛城寻亲无果只得流落青楼。

那一夜月弦歌不但一掷千金还把花楼的老鸨给教训了一下,其实也不算教训,只是告诉那位老鸨她直接间接害死了不少姑娘,那些姑娘的冤魂找她报仇来了,顺带着让她开了个天眼看看那些姑娘的鬼魂,老鸨当即吓晕,醒来后就疯了,于是月弦歌趁火打劫直接把千娇阁低价买了下来,交给花倾雪打理,没成想花倾雪经商能力超绝,几个月下来千娇阁的生意比以前更红火了,她这个幕后老板可谓是日进斗金,财源滚滚。

花灯如昼,千娇阁人声喧嚣,大堂内挤满了不少人,女子的娇笑声连绵不绝。

花倾雪今日穿了一身大红色的金缕裙站在高台之上说:“今天乃是花朝节,宛城众多花楼的绝世美人要在千娇阁来一场百花争艳,选出这排名第一的美人,谁出价高谁就是这第一美人的入幕之宾。”

“倾雪姑娘,你可是在这百名竞选的美人中啊?”

“对对对,要是倾雪姑娘参选,肯定能拔得头筹。”

“倾雪姑娘,倾雪姑娘……”

花倾雪欠身行礼,缓缓笑道:“我自是要参选的,但众位姐妹皆是倾国倾城的绝世美人,胜于倾雪的人肯定大有人在,还请各位秉公择选。”

月弦歌躺在雅阁的软塌之上,层层叠叠的纱帐垂下,她掀起纱帐靠着柱子盯着楼下的风景,夜光杯于手中轻轻摇动,血红色的葡萄美酒透着滢滢光彩衬得她一双手洁白如玉纤细优美。

她重新躺回软塌,掐着时间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底下那群达官贵人正好在为花魁竞价,不出意外花魁还是花倾雪,她对这个结果毫不意外,以花倾雪的姿容才情一个小小的花魁算得了什么,就是让她入宫做个宠妃都绰绰有余。

竞价越来越激烈,本就嘈杂的大堂瞬间炸开了锅。

“十万两。”

一道清越的嗓音充溢在大堂,隐隐带着嘲弄的笑意。

“本王愿出十万两只求能成为倾雪姑娘的入幕之宾。”轩辕尘倚着栏杆,站在二楼雅阁之上高喊。

他身上云蚕锦绸织就的银色长袍如满天星辰散着滢滢清晖,袖口和领口处绣着精致的紫色鸢尾花纹,腰间坠着一块通体血红的宝玉雕成的双鱼玉佩,乌黑的长发被一顶紫玉琉璃冠束起,容色如雪皎皎,一双桃花眼中似有浓情流转,漆黑如墨的瞳孔带着三分醉意,微微上挑的唇角似笑非笑。

众人皆知轩辕尘身份不敢与其争辉,原本鼎沸的人声一下子沉寂下来。

轩辕尘的目光落在花倾雪身上,微微一笑道:“本王多谢各位承让了。”

“十五万两博倾雪姑娘一笑。”月弦歌淡淡道。

平静的声音宛如一道惊雷瞬间炸开了大堂沉寂的气氛,所有人不约而同的朝月弦歌的雅阁望去并投以同情的目光,敢与这位号称混世魔王的宣越王叫板,他是第一个人。

轩辕尘转着琥珀酒杯的边沿,眉头轻挑,笑道:“二十万两。”

“五十万两。”

轩辕尘沉默许久,径直走出雅阁,站在二楼的勾玉栏杆前,鼻尖轻嗅着雪莲清酿的甘冽的酒香,双眸微闭,漫不经心的说:“一口价,五十万两黄金。”

似是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悠扬的传人耳中,那清淡中透着丝丝傲气的声音徐徐道:“光砸钱有什么意思啊?不如我送给姑娘一个更好的礼物好不好?如果这个礼物姑娘喜欢,姑娘就为我弹奏一曲可好?”

花倾雪浅浅一笑说:“说来听听。”

“在下少时曾于仙山学艺,习得驻颜之术,虽不能令姑娘长生不老,但绝对能保证姑娘几十年容貌如一日,这礼物姑娘可喜欢?”

轩辕尘脸上的笑容忽的一僵,目光中流露出一丝疑虑,朗声道:“世间之人无不希冀长生不老,即使只能保持容貌不变也是一种莫大的恩赐了,公子这礼物本王可真拿不出来。”

“多谢王爷成人之美,在下谢过王爷。”月弦歌看着轩辕尘的表情,微微一笑,心知他已上钩,她只需静静等着他身后那条身份尊贵的鱼儿驾临。

精彩评论:

七年前写下这句书评:“不爱人妻王思宇,从这句话可以窥视《三生三世鸾镜影》的主题,抛开一些不合理的仙侠奇缘情节,阅读中可以感到一丝邪恶的快感。可惜受限于和谐的大环境,这本书无法补完,只能烂尾。”那个时候作者茉晓叶好像还在写,今天再翻开手中的盗版书,真有点物是人非的感觉。。。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