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小嫡妻》小说连载阅读 娘受 小嫡妻LOLI控

更新时间:2021-05-01 20:31:30

《小嫡妻》小说连载阅读 娘受 小嫡妻LOLI控 已完结

《小嫡妻》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蔷薇晚 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慕容,韶灵

火爆小说《小嫡妻》是蔷薇晚墨下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新书,主线人物慕容,韶灵,小说剧情回顾:“姑娘花容月色,稍稍打扮就美若天仙。”婆子在她身后说着讨喜的恭维话。她无畏地笑,站起身来,抱着古琴走了出去,一路上不曾开口。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慕容烨从不让她见外人,如今却打破了惯例,是因为……时机成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姑娘花容月色,稍稍打扮就美若天仙。”婆子在她身后说着讨喜的恭维话。

她无畏地笑,站起身来,抱着古琴走了出去,一路上不曾开口。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慕容烨从不让她见外人,如今却打破了惯例,是因为……时机成熟了吗?!

她也很想看看,到底他留着她的用处,是否值得他六年磨一剑。

从偏门走入,她见着屋内布置了六个酒桌,晚宴上,来了五六个贵客,他们衣着华贵,皆为二十出头的年纪。

她屈膝跪在角落蒲团之上,前头拉着一张珠帘,将她跟酒席隔开了不短的距离。在矮桌上放平古琴,她微微调了调音,才见慕容烨姗姗来迟。

他从正门走来,目光在珠帘上短暂停留,随即走上最中央的位置。

韶灵见都是一些仪态风流的年轻公子,便弹了一首前朝李清的《流云赋》,琴声铿锵而转折,配着李白的诗词轻声哼唱,字字清冷入骨。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愿醒。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慕容烨缓缓举起手中银杯,眸光清浅,这是他第一回听她唱词,虽比不上歌姬,但与生俱来的清新嗓音,夏夜吹来一阵凉风般心生惬意。

一曲琴终,周遭一片沉默。

“慕容柒,这是你指派来劝酒的吧,莫使金樽空对月,看来是要不醉不归了!”

韶灵抬了抬眼,双手覆上琴弦,透过珠帘望着席下众人,终于有人笑着击掌,爽朗地说。

慕容柒?

这就是他的诨名?她淡淡一笑,这名字像是个女人似的,也不辱没了他的倾城之姿。

云门的主人,本该独来独往,冷绝孤僻,就怕这些狐朋狗友根本不知这个慕容柒是何许人也,才能如此肆无忌惮的胡闹。

他的身边,定没有挚友。

“美人卷珠帘,慕容柒,容不容我们一瞧?”有人以银箸敲着酒杯,接着起哄,调笑之间没了分寸。

韶灵挑眉轻笑,物以类聚,不过是一些附庸风雅的大少爷,她将眸光转向坐在最高处的慕容烨,却跟他的目光撞个正着。

他下颚一点,俊脸上的神情并不清楚,烛光在他脸上微微跳动:“出来吧。”

素手拨开银色珠帘,韶灵头一低,缓步走出来,她不动声色地打量这一屋子贵客,朝着众人福了身子。

“慕容柒,这就是你的那个小……”一人端着酒杯,明目张胆走到她的身前,自上而下地审视韶灵,稍顿了顿,突然改了口。“婢女?”

“藏得这么深,总算要领出来瞧瞧了。”更有人不知收敛地调侃打趣。

“这个年纪的女子正好,有点味道。”有人笑的露骨,目光炽热,一瞬间全部落在她的身上。“当初你花多少银两买来的?”

韶灵任由他们审视,她的目光直接而清明,若他不过是要她为客人抚琴唱曲,未免太低估慕容烨。

她并不相信这就是慕容烨的真正用意。

“我最近也买了几个丫鬟,你也教我们一把,怎么把人调教的如此出众?”

一人以酒杯轻敲酒桌,声音清脆,此话一出,满堂哄笑声。

他们笑,她也笑,唯独她红唇旁的笑意,显露出冷漠而讥诮。

调教。

其中的羞辱意味,她一笑置之。

她倾身走向前,从酒桌上端起一只酒壶,弯下腰来,朝着那人浅淡一笑,柔声问道。“不知是否有幸给公子斟酒?”

那位眉目清秀的风流公子一看她的清灵笑靥,不禁失了神,自然连声说好。

“爷让你来倒酒了吗?回去。”酒不过倒了半杯,席上有人坐不住了,不冷不热地哼了声。

堂下几个华服公子低声地笑,面面相觑,眼神之中尽是隐晦深意。

她压着心中怒气,转身看他,她能忍,倒是他忍不了了?他不就是察觉她的心思,要借这些浪荡公子哥来要她明白,她到底是何等身份,几斤几两?!

他也不过将她当成是个歌姬,弹琴就高雅,倒酒就下流了?!

席上传出几声刻意的咳嗽声,韶灵咬唇放下酒壶,她索性朝着众人欠了个身,随即举步离开。

这个月,她刚满十五岁,是女子一生之中最重要的及笄,他只顾着自己的颜面,却要容忍这等委屈和羞辱。

“你去哪里?”一看韶灵转身就走的身影,慕容烨低喝一声,俊脸上的笑容,早已没了踪影。

“主上不是让我回去吗?当然是回屋子睡觉。”她回眸一笑,备受屈辱之后,她竟然没了任何惧怕,愈发自如淡然。

“让人再送酒来。”慕容烨眼神沉郁,颐指气使,指派了一句。

她几步就走了出去,心中气愤难当,更是脚步飞快,在拐角处撞着一人,她被撞到连连后退。

定下神来,一看是个端着酒坛子的武夫,高大黝黑,蓄着络腮胡,乍眼看,粗鄙丑陋。

“送酒去吧,晚了该有人发火了。”韶灵丢下一句,不再看他,直直越过他的身子。

这一两年内,七爷的真面目日益暴露在她的面前,她嗅闻到身旁的危险气息,韶灵越想自保,心中就越多保留。今晚那些所谓贵客对她指手画脚,评头论足她可以置若罔闻,却更痛恨七爷的成心戏弄,她心中清楚,她跟七爷……早已无法回到以前,哪怕……他们看上去跟几年前一样。

想到此处,对七爷愈发反感厌恶,哪怕半路上想起自己的琴还落在酒席上,她亦不愿再去自取其辱。

接下来的几日,七爷那边却很消停,也不曾再让她去伺候那些贵客。

这一夜,还是由她去送晚膳,七爷难得坐在书案前,写着一封信,自始至终不曾抬眼看她。

韶灵乐个清闲,神色淡淡,退了出去。

天渐渐黑了下来。

韶灵走至假山旁,突地闯出一人,从她身后紧抱住,结实的双臂像是几条麻绳般紧紧绑缚住她。她挣扎了几次不得挣开,眼底含怒,抓住男人的手背,一口咬出血来,他稍有松懈,她就以手肘重重撞击身后男人的小腹。

精彩评论:

以古代言情为背景的小说很多,但《小嫡妻》却是相当有味道的一本,蔷薇晚作为一名职业律师,写得东西也十分严谨而又不乏趣味。在蔷薇晚的设定中,男主角(慕容,韶灵)其实是不那么重要的,他起的作用更多的是推动剧情和衬托各色女主角。但实际上,随着剧情的逐渐展开,随着慕容,韶灵由棋子逐渐变成棋手的成长过程,他似乎跳出了蔷薇晚的限制,形象也变得愈加丰满起来。我觉得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记得金庸在某小说的后记中曾说过,往往小说情节的发展会随着主角性格的设定而偏离作者原先的规划,甚至作者都无法干预了。扯远了,前段时间有问蔷薇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