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重生权门:千金小夫人》重生权门千金小夫人百度云 【001】 宝宝头疼 重生权门:千金小夫人YAOI

《重生权门:千金小夫人》重生权门千金小夫人百度云 【001】 宝宝头疼 重生权门:千金小夫人YAOI

发布时间:2020-08-01 17:57:37 编辑:酷水 作者:水君心

独家完整版小说《重生权门:千金小夫人》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水君心,天选人物穆家,老乔,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作品,精彩章节节选:咣次——咣次——列车在急速行驶,均衡的车速带动着车厢微微晃动,小窗外的枯树一闪而逝,尽显荒芜。车厢四壁木雕印花,像是个私人车厢,两张床对面摆放,其中一张床上躺着一个小女孩,女孩脸色苍白,浓密的睫毛纤长

《重生权门:千金小夫人》重生权门千金小夫人百度云 【001】 宝宝头疼 重生权门:千金小夫人YAOI 免费试读

咣次——咣次——

列车在急速行驶,均衡的车速带动着车厢微微晃动,小窗外的枯树一闪而逝,尽显荒芜。

车厢四壁木雕印花,像是个私人车厢,两张床对面摆放,其中一张床上躺着一个小女孩,女孩脸色苍白,浓密的睫毛纤长黝黑,脖子上有些发红的指印,额头上还有一个老大不小的包。

人一动不动的躺在那,似乎连呼吸都没了。

突然,一声轻呃,女孩张开嘴,重重的吸了一口气,倏然睁开眼。

杏眸眨动,既茫然又无辜。

车厢?

她怎么会在这?

额角的包有点疼,她龇了龇牙,突然听见门口有人说话。

“你下手会不会太狠了,她只是个孩子。”

“孩子又怎样,她是M国送来的。”

“穆家都没说什么,你这么较真干什么,你就这么把她掐死了,我们要怎么跟两边交代?”

“我又不是故意掐死她的,哭哭啼啼的,我只是想让她安静点。”

听着两个男人的对话,女孩眯了眯眸子。

穆家?

孩子?

隔门突然被拉开,两个男人走进的脚步倏然一顿。

明明刚才已经断了气的人,这会儿正眼巴巴的看着他们,如此诡异,两个男人同时倒吸一口凉气。

“见,见鬼了吧!”一个男人不敢相信的嘟囔。

“你醒了?”另一个男人咽了咽口水,同样是不可置信的语气。

红狐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只能勉强的发出两声咳嗽声。

其中一个男人急忙走过来,伸手在她鼻子下面探了探,确定她是有呼吸的,手一缩,吓了一跳。

“真,真的活了。”

男人愕然过后,苦口婆心的对着女孩说:“把你送去穆家是你父母的决定,跟我们没有关系,我们只是负责把你送过去,你别在哭了,我们现在已经到了Z国境内,再过两天就到了,你就是哭也晚了。”

红狐:?

又是穆家?

为什么要把她送去穆家?

“我……”开口,幼嫩的声线令她头皮一麻。

杏眸倏然一瞪,她忽的弹坐而起,愕然的看着自己缩水了好几个码子的身体。

抬起手,眼眸狠狠一缩。

靠!她引以为傲的纤纤玉手呢,怎么就变成这么点的小爪子了?

“你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你别再闹了,我不知道你去穆家有什么目的,我们现在也不想再管那么多,我们只负责把你送去,你要死要活到了穆家再作,可千万别再吓唬我们了。”

红狐沉浸在自己的缩水的身体当中,眼前的男人说了什么她一句都没听进去。

任务失败,她选择了跳机殉职,老天却非要给她一次重生的机会,真是瞎了眼了!

看着自己肉呼呼的小手,红狐突然笑了。

浓密的睫毛遮挡住那双水汪汪的眼睛,脸颊印出两个浅浅的梨涡,笑声淡淡,有点含糊,却不难听得出她的开心。

年轻的身体,一切都是从头开始,她为什么不开心?既然老天不想让她死,那就活着呗,这种事比买彩票都难得,她干嘛非得寻死觅活?

她这一笑,两个男人顿时觉得毛骨悚然。

之前还哭个没完,现在却冷不丁的自己在笑,莫不是疯了?

“周孜月,你听到我说话了没?”

摸了摸头上的包,好疼。

红狐看向眼前的男人,稚嫩的小调带着疑惑,“周孜月?”

“什么?”

“我是谁?”

两个男人:“……”

见他们不说话,红狐又问:“你们又是谁?”

男人奇怪的打量着她,“你怎么了?”

她摸着头上的包,委屈的皱着小脸说:“宝宝头疼。”

两个男人惊恐的互相看了一眼,她,她现在是在跟他们撒娇吗?

“你,你真的不知道你自己是谁?”

周孜月点头。

“那你记得你家里人吗?”

周孜月迷茫的摇了摇头。

一个男人神色飞快的变化,手肘碰了碰另外一个男人,经过一系列的眼神交换,男人说:“你叫周孜月,八岁,你家里人让你来给Z国一户姓穆人家的少爷当少奶奶,这位少爷身体有点残疾,他眼睛看不见,耳朵也不大灵光,出门行走要靠轮椅。”

周孜月小脸一呆。

靠!这是要奶奶嫁给一个耳聋眼瞎脚瘸的废物?

这孩子的爸妈是哪块金刚石里蹦出来的,这事也干?

“那个少爷好可怜。”

虚与委蛇,她最拿手,装模作样她向来都是行家。

男人说:“是啊,少爷是很可怜,所以你能不能去穆家陪陪他?”

都到了Z国境内了,她还能说不行吗?

能大老远的从另外一个国家弄个孩子,这家人要不就是闲大发了,要不就是钱多烧得慌,但不管是哪个,她都不打算反抗。

反抗多累啊,她现在小胳膊小腿儿的,好歹得把自己养大吧,总不能浪费老天爷给她重活一次的机会。

“那我爸爸妈妈同意吗?”

男人见有戏,连忙说:“同意,当然同意,他们把你送去穆家是去享福的,怎么会不同意呢?”

这话红狐姑且听着,能把自己的孩子送这么远给人,这种父母怕是也不靠谱。

既然是龙潭虎穴让她选,她就随便选一个好了,反正她还小,量那姓穆的一家人也不会让她这个小屁孩直接去暖床。

*

两天后,终于到了目的地——平洲。

穆家是平洲有名的大户人家,据说跟王室还有点关系,具体是什么关系周孜月不是很清楚,因为那两个人似乎有什么顾忌,说的不清不楚的。

不管是什么关系都好,反正跟她都没关系,她是来“享福”的,至于其他的,她并不打算去关心。

车开进大门,周孜月趴着车窗天真的惊叹,“哇,好大。”

的确很大,穆家的院子就像一个野生公园,进了大门车还要开上几分钟才能进去,只不过天气渐凉,好些树上的叶子都已经枯了,一院子的枯树也显得几分荒凉。

往里走,一座喷水池,水柱足足两米多高,很是豪气。

欧洲风格的楼阁,看上去更像是一坐古堡,夹杂着现代风格的建筑,的确像是大户人家钱多烧的慌的杰作。

周孜月下车,白色的泡泡袖衬衫,格子背带裤,脚下踩着一双棕红色的英伦皮鞋,两条辫子一左一右,看上去乖巧又俏丽。

Z国的天气比M国冷很多,她穿的少,下车后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送他来的两个人下了火车之后就离开了,连一句告别的话都没留给她,慌慌张张的就走了,周孜月跟着管家一路到这,管家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除了那白了的头发,看上去还是挺硬朗的。

管家把她的行李从车里拿了出来,看着身旁东张西望的小姑娘,见她也不害怕,宽心的笑了笑说:“孜月小姐,进去吧,老爷和夫人在里面等你呢。”

周孜月心想,为什么等她的不是少爷?

回头一想,也对,瞎子吗,等她干嘛,反正也看不见。

走进屋里,周孜月吓了一跳。

说好的老爷夫人呢,这一屋子人是怎么回事?

满屋子的人在她走进来的那一刻瞬间安静,一双双探究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这种感觉还真是让人一言难尽。

季芙蓉看了一眼走进来的女孩,脸上没什么表情,冷漠的程度让周孜月怀疑了一下自己以后的生活。

“老乔,先把她带到楼上去见少爷。”

“好的夫人。”

老乔就是刚才的管家,他一手拎着她的行李,另一只手轻轻拍了拍周孜月的肩膀,“走吧小姐,我带您去见少爷。”

周孜月点了点头,跟着老管家上了楼。

楼下叽叽咕咕的声音在她离开后重新响起,说出来的话杂乱且没有一点逻辑。

居然说她是M国王室的孩子?

呵呵,王室的孩子要来当童养媳吗?傻叉!

这栋房子远比在外面看起来还要大,管家带着她走了半天才走到“少爷”的房间。

乔叔敲了敲门,周孜月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乔叔见小丫头盯着自己看,他笑了笑说:“这是规矩,就算少爷听不见也不能坏了这规矩。”

周孜月微微一笑,小脸乖巧,着实惹人爱,“明白了。”

打开门,偌大的房间干干净净,连摆设都很少,灰白色的装潢,简单到让人难以置信。

窗户旁一个网状的铁笼从天花板一直垂到地面,看上去像是一个装着宠物的笼子,可打眼看去里面又好像没什么东西。

屋子的正中间的轮椅上坐着一个人,背对着门口,在这毫无生气的房间里,更是显得他孤零零的。

或许送她来的那两个人没有骗她,这个残废少爷,是挺可怜的。

乔石走过去,在轮椅的扶手上轻轻磕了两下,感受到震颤,轮椅上的人微微转头。

虽然只是一张侧脸,却让周孜月惊艳的缩了缩眸子,好看的男人上辈子她也见过不少,却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

居然是个残废,真是可惜了!

轮椅上的人努力朝着背后转过脸,微微牵动嘴角,“来了?”

《重生权门:千金小夫人》重生权门千金小夫人百度云 【001】 宝宝头疼 重生权门:千金小夫人YAOI 精彩点评

《重生权门:千金小夫人》是一本好书,作者为了写这本现代言情小说,详尽的查阅了各类宋史资料,相对其他同类型的现代言情小说,这本写的还是很有真实感的。但是问题跟我前面书单中所提到的《重生权门:千金小夫人》类似,小说注水实在是太多。写了九年,两千多章,字数七百三十多万字,我真心觉得这本小说要想更进一步至少三分之一的内容要作一些删减。另外马亲王马伯庸曾经大力推荐过这本书,还好亲王的祥瑞之气没有覆盖在本书之上,不像其他一些亲王推荐的连载小说,推荐哪本哪本太监,虽然这本书写得实在太长把很多读者太监了。
《重生权门:千金小夫人》重生权门:千金小夫人全文免费下载 straight(直人) 重生权门:千金小夫人强强

重生权门:千金小夫人

作者:水君心 类型:现代言情 状态:已完结

水君心写了很多小说,但我却觉得他其实不太适合写现代言情小说,他的小说大都框架很散,撑不起一个结构出来。这本有点带着水君心自传意味的《重生权门:千金小夫人》同样如此,与其说它是小说,它更像是一部散文。但是我又特别喜欢这本书,因为在通篇看似浓郁着荷尔蒙气息的文笔下,隐藏着彻骨的忧伤与孤独。

小说详情